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走进大宝

叶大宝回乡记:曾经都市逐梦的女孩古村逆袭

发布时间:2018-12-06 12:15:39 编辑: 浏览次数: 打印此文

  迁徙自由的时代,远离故乡之人越来越多,人们开阔了眼界、增长了知识和才干,也有了一定的财富积累;同时,故乡也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以绿色发展为引领,浙江美丽乡村建设、农家乐民宿经济和农村电商的蓬勃发展,正以开放的姿态拥抱返乡创业大军。

  目前,我省桐庐县、庆元县、云和县、龙泉市、松阳县5地已正式获批,成为全国首批结合新型城镇化开展支持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试点的地区。

  故乡的未来,比你所想象的,更加需要你。让我们的故乡依然有温暖、有故事、有希望,让我们的城镇化包含人文关怀、充满文化记忆、跳动历史脉搏。

  高职毕业的她,在杭州好不容易站稳脚跟,有一份光鲜的工作,一年收入也有十来万元,却辞职跑回平田,兴冲冲地搞起了民宿。

  一年多时间过去,小小的平田村还真是折腾出了点名堂。“云上平田”民宿的34个床位常常是爆满状态,慕名而来的游客不仅知道了松阳,他们拍下的照片、写下的文字经过网络几何级传播,让平田古村成了一夜成名的“网红”。

  大家似乎已经忘了,大宝其实叫叶丽琴,她自己取名大宝,就是铁了心要做那个热心开朗、朴实爱笑的“村姑”。不过,大宝依然走在潮流的前端,她的每一步,置于“新型城镇化”、“农民工返乡创业”的大背景中,无意间便把个人奋斗和古村新生自然连在了一起。

  叶大宝回乡记,说的是一个女孩“城市梦”到“乡村梦”的转变,牵出的却是一大批推动“云上平田”逐渐成型的人。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城乡变迁,已经翻到了新的一页,每个从乡村走出去的人回到乡村,正助力故乡的又一次美丽蜕变。

  在许多人的描绘中,平田在“云上”,因为一年中有200多天云雾缭绕。100余户人家依山而居,青山如水墨铺展开来,清泉潺潺,“村落——梯田——山水”的完整格局,让平田跻身第三批国家传统村落名录。

  碰到叶大宝的时候,她正开着她的小红车,沿着弯弯曲曲的新220省道,从县城寄完快递回来。平田村建于北宋政和年间,大千世界演绎了历史的鸿篇巨制,这里却静谧如初。活络的叶大宝,成了平田和外界的交流渠道。

  作为松阳县云上平田农业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一路的大雾没能模糊她的双眼,她的目标很清晰:平田不能被遗忘了。

  年轻的叶大宝,学的是戏剧表演,毕业后在杭州做一家服装品牌的形象顾问,擅长沟通又聪慧的她,不久后成了旗舰店店长,按她的话说,“业绩全国领先,混得真心不错”。

  和同龄的女孩一样,叶大宝爱幻想、爱漂亮,不过,就当她在城市里有了一些成就感的时候,她的生活却被戏剧性地改变了。

  变化的缘起,在400公里外的家乡。平田村老支书江根法搬离老屋已十多年了,下山脱贫的政策让一半的农民离开破旧的黄泥房,住到了县城。人一旦离开,房子也就一栋栋地逐渐残破倒塌。

  “老房子是祖辈留下来的,那是家,不能没了。”老书记仍时不时要回平田,每两年维修一下老宅。他的恋乡情节折射出当下传统村落保护的社会共鸣,然而,现实往往很骨感:在拆建与保护、价值传承与居所改善等一对对矛盾中,古村落的真正价值是什么?

  老书记不甘心,他和自己的3个子女商量,决心要把四合院老宅整修起来。子女们鼓足勇气,给当时的松阳县县长王峻写了一封信,表达了全家人想通过整修老宅、建设乡村的愿望。

  没想到,这正好契合了松阳县的一个大计划。松阳有1800多年的建县历史,境内有100多座格局完整的传统村落,占全县村落总数的四分之一,是华东地区数量最多、保存最完好的地方。县委、县政府从2013年开始将名城古村保护发展纳入中心工作重点予以推进,目前累计有50个村入选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

  万事俱备,江根法和小儿子江斌龙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2015年1月,一次老乡聚会中,他们碰到了江斌龙的校友叶大宝,她灿烂的笑容、爽快的个性以及在杭州做销售的经验,无疑让他们眼前一亮:请回这个松阳姑娘来加入古村落保护开发,一定没错!

  但是,要说服她回到家乡,是不是很难?没料到,整个过程格外顺畅——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叶大宝,也是一个恋家的人,在外打拼,她经常问自己一个问题:有意义的事,到底是什么?是业绩,是赚钱,是留在大城市?

  叶大宝清楚地记得,当江斌龙兴奋地和她说起“云上平田”时,她听着听着便心动了。出村、进城,质朴直白的“城市梦”一直在激励着她拼命工作,可是当家乡需要自己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那里已经开启了一片广阔的、未知的、却是无比迷人的天地。

  叶大宝无疑是幸运的。她原本朦胧的想法,一下子变得如此充实,而“云上平田”还召唤来了一批他们原本想都没有想到的“大咖”。

  当时,县长王峻力推保护古村建筑与小区活化政策,在他的牵线搭桥下,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住建部传统村落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罗德胤来到松阳。眼前惊人的原生态秘境,让他分外惊喜,随后他将松阳的几十个古村落做了系统的整理与介绍,也完成了几个古村的整体设施规划,并在《瞭望》周刊上发表了题为《在松阳感悟“古典中国”》的文章,把松阳列为“古典中国”的“一号种子选手”。

  这或许是一种默契。当江家租赁了亲戚们空置损毁的十来栋老房子,准备进行整体改造时,罗德胤把江南秘境一般的松阳古村落介绍给了身边的朋友,邀请清华大学建筑系原主任许懋彦、哈佛大学毕业的建筑师徐甜甜、香港大学建筑系主任王维仁来到松阳,一起参与平田村的规划设计。

  比如,王维仁对平田有这样细腻的描述:“山村里总有一股浓郁的山气。除了云起时飘渺的云气,山涧里声音的水气,竹林里光影的林气,还有冬天阳光晒在菜园里闻到的厚实的土气。”他负责的就是江家的四合院,是游客到达平田的第一个大门厅。

  对建筑的营造方式,叶大宝基本不懂;建筑师要表达的理念,她起初也只是一知半解。不过,她硬是逼自己看懂设计图纸,每天通过微信向建筑师们汇报进度,并且发动村民参与到建设和改造的全程,请来当地夯黄泥墙的老匠人来砌墙,请回本村在外打工的木匠、水泥匠,普通的村民也加入到挑泥、挑砖块的行列,每人还能拿到每天80至100元的“小费”。

  如今,她是这样解说王维仁设计的四合院的:“雨天,你能听见雨水的滴答声,晴天阳光微微投进,照得人心儿暖洋洋的。”大宝发现,再复杂的构造、再深邃的思想,在平田都是指向同一个主题:回归自然、回归生活、回归自我;看到“大咖“一趟趟地往来平田和都市之间,看到纷至沓来的住客,她也渐渐懂得,重返故乡的最大价值,就是要让乡村善良、温暖的特质,走进现代生活。

  在她的多次提议下,修缮完毕的老屋将作为民宿对外开放。去年年底,“云上平田”正式开业,包括餐厅、青年旅社、民宿住宿区和展览馆。精明的大宝,没有到处打广告,而是举办起写生比赛、摄影比赛、乡村音乐会,积攒人气,还请来当地的手工工匠,办起“农耕沙龙”。客人最多的一个月,收入达到20多万元。

  “老书记一遍遍地叮嘱过我,平田这么漂亮,你可不能只顾赚钱,要为村民致富多想路子。”大宝说,眼下她准备建一个合作社,之前她收购了村民自制的萝卜干、菜干,放在“云上平田”的咖啡馆里卖,没想到供不应求,她天天去县城,就是去发农产品的快递,合作社建起来后,村民们的手艺就能为他们带来更多收入。

  这个曾经在都市逐梦的女孩,走进大宝如今眼神会因为说起平田村而闪闪发光。难怪很多认识她的人都会由衷赞一句:“大宝进步很大啊!”

  和她一起参加比赛的还有来自丽水各地的17名年轻人,他们各自带着民宿项目,逐一亮相。青春的脸庞,因为梦想而熠熠闪光,民宿,已经成了眼下返乡创业大潮的热门之选。

  仅在松阳,全县累计22个村、163户开展传统民居改造,目前已有81幢用于民宿经营,新增601个床位。今年3月,在松阳县农业农村工作暨民宿经济发展动员大会上,定下“到2020年,建成10个以上乡村特色民宿示范村,营业总收入达4亿元”的目标。

  如今的大宝,已经清晰地看到这是个不可多得的机遇。去年5月,受国家文物局邀请,松阳县作为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唯一县级案例,在第二届海峡两岸及港澳地区文化遗产活化再利用研讨会作典型交流,大宝还发了言。今年1月,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选定松阳为全国唯一一个整县推进试点县,计划首期投入资金4000万元,资助开展传统村落保护项目“拯救老屋行动”,探索传统村落保护、调动产权人积极性、促进民生改善和产业发展相结合的共生模式。此外,松阳出台了《关于推进民宿经济发展实施意见》,今年整合了3000万元资金扶持民宿经济发展。

  创业的光环开始围绕着大宝,她的返乡已经凸显出个人价值,不过她没空理会这些。她目前有一些困惑,比如创业需要一个好团队,她能碰到多少和她志同道合的伙伴?又比如,他们现在的热情,有没有更完善的机制来保护,让它永不消退?

  目前已任松阳县委书记的王峻,依然记着当年平田村的江斌龙给他写的那封信,而他对乡村建设的决心也没有改变。“若只是民宿,我觉得是说小了,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文化引领的乡村复兴。” 在王峻看来,由民宿建设撬动的古村落保护只是乡村复兴的一部分,要解决的关键问题是传统文化传承与村落经济发展,因为目前乡村最大的问题是文化延续出现了断裂。

  在平田,大宝最喜欢的地方就是徐甜甜设计的“平田农耕馆”和“艺术家工作室”。旧门板、猪食槽、水缸……那里的每一件物品或者是村民们自己送过来的,或者是设计师与她一起在角角落落里收集到的。仔细回想大宝平日里在平田做的一些“小事”,比如发动村民参与老屋改建,举办农耕沙龙、准备建合作社等等,或许她还没有意识到,她已经在做与“文化延续”这一宏大目标相关的事了,即使还只是浅层。

  这也是大宝们回乡的另一层深远意义。乡村复兴不可能拒绝发展,它沉淀下时代的变化。尤其是在当下的浙江,美丽乡村建设不断推进,走出了“串村成景”、“打包经营”、“逐步外迁”、“整旧如旧”等多种形式的发展之路,大宝们的返乡,因地制宜着手发展特色产业,才能让村民安居乐业,才能激活乡村生命力,最终实现乡村文化的延续。

  大宝今年最得意的事就是留住了平田村19岁的小伙江林强、引入了酒店管理专业毕业的徐梦寒格,小江原本要离乡去养鳖,小徐原本在县城的会议中心工作,他们都被“云上平田”的浪漫气息吸引,或者说得更准确些,是被乡村可以实现个人奋斗价值的极大可能性而吸引。

  所以,大宝之前提出的两个问题,也是乡村发展之问,取决于每个致力于乡村建设的人。叶大宝回乡记,看来一定是未完待续。(本报记者 裘一佼 县委报道组 孙丽雅)